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voyeur videos hidden cam real life cam,新手必看

“真是抱歉,让你见笑了,这孩子,最近怎么会是?我看来得好好教训她一顿了。

  ”迈克自然知晓,马婷婷的小心思。

  开心之余安抚孙玉梅:“没事儿,都是小孩子嘛。

  以后时间长了就好了。

  ”“是是是,还是老师你懂得多。

  ”孙玉梅笑的像鲜花绽放,与迈克越靠越近。

  两人丝毫感受不到夏的炎热,空气中弥漫的,是爱情的甜美。

  直至夜幕降临,马婷婷赌气,从未出过房间,脑中想的,却是晨间,与迈克在一起的种种。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遍马婷婷身上每一处细胞。

  流经小腹,马婷婷微红双脸,双手按住裙摆,向下……拿起手机,找到看过的片子,伴着男女主角,亲昵的声音,嘴里发出满足的声响。

  久而久之,连马婷自己都忘记,叫喊得,究竟是谁的名字。

  “婷婷,在吗?妈妈可以进来吗?”马婷婷惊醒,混乱中整理好衣服,故作镇定:“进来吧。

  ”孙玉梅探进一个脑袋,目光有些躲闪,马婷婷心中一惊,预感到将会有事情发生。

  “你是不是不喜欢迈克老师?”开门见山,孙玉梅低着头,用手捻着衣角,小声而害羞。

  “……”“其实,妈妈…….”马婷婷瞪大双眼,竖起耳朵,一颗心高高悬在嗓子眼儿处。

  “很喜欢,迈克老师。

  ”终于说出来了吗?马婷婷心中满不是滋味。

  “其实婷婷,妈一直没跟你说,我跟你的外教老师在一起了,我希望你能理解,毕竟你爸爸他走了这么多年。

  ”孙玉梅含着热泪,恳求的看着马婷婷。

  马婷婷惊住,这似乎是孙玉梅,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

  其实对这层关系,马婷婷从刚开始的抵触,变得体谅了很多。

  毕竟妈妈真的不容易。

  “说什么呢?你是我妈妈,只要你开心,我做什么都行。

  ”马婷婷故作愉悦,像小时候一样,粘着孙玉梅不撒手。

  “都这么大了,还成天像个小孩子的,以后可怎么办?”语气似埋怨,实则宠爱。

  孙玉梅捏起马婷婷的鼻尖,轻轻的摇晃,勾起手指,飞快的在上面扫了一下。

  妈妈的疼爱,让马婷婷暂时舒心。

  一夜未眠,又何止马婷婷一人。

  迈克回到家中,床上辗转反侧,只要一闭眼,眼前总能浮现,马婷婷那曼妙的身姿。

  只要一伸手,就能触碰那白瓷细嫩的肌肤。

  迈克低吼一声,飞快地冲进浴室,用冰冷刺激自己,勉强平静。

  一整天,迈克都没有静下心,上课时,也是心不在焉,好几次,下面的学生,都一脸疑惑地盯着他。

  唉,多好的机会,怎么就浪费了。

  一下课迈克瘫坐在椅子上,似一堆烂泥,45度盯着天花板,砸着嘴巴,回味嘴角的香气。

  终于,心中的悸动处于上风。

  迈克翻出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

  “在么?今天你妈妈,在家吗?我过去帮你辅导一下功课。

  ”马婷婷纠结,内心最后一点冲动,被昨天孙玉梅的话给深深打压。

  一咬牙,一闭眼,马婷婷决绝回复两字:“不要。

  ”这才一天的功夫,这个小妮子的变化怎么就如此之大。

  天壤之别的对待,让迈克一时间反应不过。

  难不成是孙玉梅发现了什么?主动和马婷婷探讨人生?片刻的沉寂,让二人心中的活动愈发激烈。

  每隔一秒,马婷婷都会巡查一番手机,却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你们两个的事她都已经跟我讲了。

  你以后可以在来我家,只是你答应我,从此往后只能爱我妈妈一个人,不能再去和其他女人乱搞。

  ”直至一行字发出去,马婷婷才发觉,自己心脏处一阵发慌,空荡荡的,似少了些什么。

  果然,迈克料到了一切。

  无论在怎么戳马婷婷,她都不肯搭理迈克。

  哎,到嘴的鸭子飞了。

  迈克长叹一口气,更加没精气神儿,双手一摊,双眼一闭,悠哉悠哉,不知跑哪儿下棋去。

  果然,正如马婷婷所说,一连几日,她像躲瘟神一样躲着自己。

  每日补习,恨不得将自己裹成粽子。

  除了一张脸无法遮蔽,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得到了完美的隐藏。

  明明只是正常的补习,却偏偏画起三八线,超过警戒线,马婷婷横眉冷对,不给迈克任何机会。

  哪怕补习,迈克想要趁机拉一拉马婷婷的小手,她都像触电一般飞快的弹跳。

  好几次,连迈克自己都没有意识,马婷婷就躲他三米开外,一脸敌意,盯着迈克。

  迈克感到很憋屈,他很想同马婷婷讲清楚。

  每日见到如此鲜美的嫩肉在眼前,却只能干看着,下不了手,对迈克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只可惜孙(边插边做吃奶)玉梅自诩,已经和迈克能进一步发展,整日待在家中,不时过来抽查,还要为二人准备可口的饭菜。

  左右两只拦路虎,让迈克根本无法对马婷婷下手。

  每日一张脸,皱的,快成苦瓜了。

  孙玉梅也感受到,迈克的沮丧,误以为最近太累,并未多想。

  每天晚上,迈克都独自度过,凭借回忆马婷婷的身形,满足自己的空虚。

  唉,这种日子太难受了吧。

  第n加一次,迈克垂头丧气,离开讲台,独留满堂一脸疑惑的学生。

  脑瓜转的飞快,想的都是如何让马婷婷重新接受自己。

  偷得半日闲时,一路转到学校后花园,正处于上课期间,这里来来往往人甚少,到给了迈克空闲。

  随意坐下,身上的每块肌肉,在阳光下凸显得异常厉害。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跟我做女朋友,早点儿答应我,这些事就全都没有了,你非得玩硬的。

  现在,我看你怎么办。

  ”“你滚。

  我才不要和你这种人成为男女朋友,赶紧把手拿开,别脏了我的眼。

  ”本想小憩一会儿,也不知是哪对男女不长眼睛,非得趁这时候过来打扰迈克。

  本就满心怒火,迈克直接站起来。

  皱着眉头,双眼冒着火星,大步流星朝前走,他都要看看,究竟是谁胆敢在这儿,扰他闲情。

  顺着茂密的树叶,迈克本想直接穿过去,可才瞟了一下身影,整个人愣在原地。

  前方站着一道倩影,身材高挑,肤如凝脂,披散着头发,烫着波浪卷。

  因为夏日的缘故,穿得更加清凉,细长的四肢全部裸露在外,到给了迈克一饱眼福的机会。

  这人迈克认识,名叫范玲玲,是大学的校花。

  肤白貌美大长腿,用来形容她实在不过分。

  她的漂亮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就连迈克也是垂涎不已。

  真没想到,在这等偏僻的地方,应有机会一睹女神的光彩。

  迈克哪里还顾得上心痛,双眼冒着绿光,留着口水,透过树叶盯着范玲玲。

  她的面前,却站着身材矮小,长相奇丑的男人。

  这人像几天没有进食的饿狼,双眼冒着绿光,死死的盯着范玲玲。

  一双漆黑肥胖的手,一边趁着,与范玲玲谈话,一边在她的手臂上来回摸索。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

  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

  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

  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

  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

  ”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

  ”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

  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俩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44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80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15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84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99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13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0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