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王思佳 漏 點,新手必看

想起隔壁的那女人,我就感觉刚刚熄灭的火焰又蓬勃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大美女。

  鹅蛋小脸上宛如天仙般的美丽,高冷无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艳冠群芳,在整个招待所里面都无人能比。

  这女人叫董美玲,是我们宾馆的副总经理。

  苏芸霞忽然说:“小宏叔叔,门外有人敲门,你赶紧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门?我连忙站起来一听,还真是敲我的门。

  我害怕了,大脑一瞬间清醒过来。

  我这可是威胁儿童啊。

  苏芸霞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潜意识里,我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孩子。

  况且不管她年龄达不达标,我都算是强奸啊!强奸加猥亵儿童罪至少得判个十几年吧,再出来名声也毁了。

  我害怕的连忙给苏芸霞穿好衣服,小声的对苏芸霞说:“芸芸,一会儿叔叔去开门,你千万不要把小虫子的事情说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护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芸芸笑嘻嘻的(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点点头,说:“好,芸芸只和叔叔说。

  ”看苏芸霞傻傻的答应,我连忙穿好衣服过去开门。

  “谁啊?忙着呢。

  水费我交了,电费账上不是还有剩的吗?”我一边喊着,一边整理衣服。

  拉开门木门一看,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冰着脸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还是谁?她皮肤白皙,穿着合身的鸡心领雪纺衫,天鹅般的白皙脖颈挺直,把她美爆的脸庞衬托得极其漂亮,细长笔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裙,裹着黑色丝袜。

  她抱着胸,站姿随意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漂亮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惭形秽。

  在这样高冷美颜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

  一想到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钱人出入豪宅,豪华酒店,我就一阵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着眼看我。

  “没什么事情啊。

  ”我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谄媚的露出了笑容。

  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经理,我哪得罪得起这号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着铁门说:“没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开呢?把门打开,我要进去检查。

  ”检查?我心头一怒,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说起来检查就进来检查,你过不过分?我尴尬且暗怒的看着董美玲,咬着牙说:“董经理,大晚上的,不合适吧?”“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开。

  ”董美玲冰冷的说。

  我很生气,但还是小心的拉开了铁门。

  一进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让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还不错。

  ”董美玲看了看客厅,点评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学过美术的人,审美还能差到哪?被美女夸赞,我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侧目看着她美艳的脸庞,我忍不住的想,不会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说话了。

  “那个女孩在哪?”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扬起脸,如女王般的盯着我。

  女孩?她是说芸芸?我心脏顿时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亵芸芸了?我看着屋里,忽然听到芸芸喊:“叔叔,我胸口还是好疼!”“你个臭流氓!”董美玲怒视我一眼,快步冲向了卧室。

  “我不是…….”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这女人却盯着我怒道:“你放开,不要拿你的脏爪子碰我。

  ”“我…..”我还没有来得及辩解,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虽然力气不大,但我也窝火。

  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经理,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为吧?趁我窝火的时候,这女人直接往我家卧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坏在这里了?我连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着苏芸霞,问她:“小妹妹你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对你下手了?”“什么叫下手?”苏芸霞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这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傻傻的?“就是…….他是不是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苏芸霞这傻姑娘,别人问什么她都会说,去路边买菜她都能把钱包里的钱都送给别人,董美玲一问,还不是全都露了馅儿?“摸了。

  ”苏芸霞十分肯定的点头。

  我的脸上一白,牙齿都在打颤。

  啪!我还在发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无名的怒火给打了起来。

  我许宏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你凭什么就这么无视我的尊严?脱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我恨恨的看着董美玲,捏紧了拳头。

  “小宏叔叔!”苏芸霞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赶紧跳下床,跑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哭着脸说:“小宏叔叔,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啊?”“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

  ”董美玲无比厌恶的瞪着我,把苏芸霞拉到了她的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齐。

  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芸芸拉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靠在一起,简直是无比的养眼。

  我看的有点发愣,董美玲就更加厌恶我了。

  我指着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你猥亵儿童!”董美玲坚定的鄙视我。

  我差点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着狂劲儿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阿姨,猥亵是什么意思啊?”傻姑娘居然还去问猥亵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横了我一眼,扭头性感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苏芸霞说:“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胸口。

  这是犯法,你去报警,让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苏芸霞傻傻的咬着手指,说:“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

  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警察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看着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与董美玲同时的傻眼了。

  我本来以为,这傻姑娘要把我给你害死,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说。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自从怀孕以后,张雪和老公赵建就没有过夫妻生活,而孩子出生后赵建更是忙的脚不垫地,更是没有精力和她过生活。

  这么一会林三在她胸部那样,让她许久未被男人触碰的身体敏感不已,双腿中早就难受的要命了,她此时多么想有个东西填充一下自己空虚的身体。

  “三哥,我能感觉到里面还有一点颗粒没有出来,你再帮我一下吗?”张雪的话着话身体有些焦躁的扭动着,双腿不知不觉间就搭在了林三的身上。

  看着张雪的反林三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张雪真的动情了!即使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林三也不会揭穿,自己巴不得继续下去呢。

  他的手轻轻的试探的往上滑动见张雪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他才将嘴巴从出口挪开,一点点的往上移动亲吻,她的锁骨,她的修长脖颈……一路畅通无阻,抬头看的时候,只见张雪一脸享受的闭着眼,身体扭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了。

  “唔……三哥快点,往下,再往下,好舒服呀……”张雪此时已经是意乱情迷,浑身躁热,双腿中像是有只虫子一般。

  “快……好痒……”张雪说着,竟然双手往下,主动将自己的裤子褪下。

  一瞬间,林三的眼睛都直了,看着那美丽的风景,林三咕咚咽着唾沫。

  轰……林三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眼前的风景,就像是沸腾岩浆,即将爆发出三十年老光棍的威力,天崩地裂。

  “妹妹,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三哥帮你。

  ”“要,三哥,快,快,我难受。

  ”张雪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林三此时也是早就忍耐不住了,那里都要给撑爆了,看着张雪大开着双腿,身体剧烈的扭动着,林三知道是时候了。

  林三想着,浑身一震,眨眼间就将裤子推到了腿弯上,而后双手将张雪双腿一扒。

  瞬间前路再无阻拦,耳边只有张雪嘤.嘤恳求之声,还有眼中那迷人之所。

  林三身体狠狠往前一送……可是就在他要进行下一步时,一直在婴儿床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哇(男女性故事)……”婴儿的哭声让张雪睁开了眼,也吓得林三停止了动作。

  四目相对,张雪满脸羞红紧咬着唇片,也不说话,羞恼的将林三推开,而后轻摇着腰身朝婴儿床走去。

  林三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张雪清醒了,看着张雪急速的提上裤子,尴尬的冲着张雪喊道。

  “妹子,孩子饿了,你赶紧喂奶吧。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羞赧的扭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责备他喝了太多。

  张雪将孩子抱在怀里,孩子闻着味就将香喷喷的饭含在了嘴里,张雪羞涩的看了眼林三,而后抱着孩子朝床边走来。

  看着孩子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林三老脸一红,暗道这小家伙怎么发现我抢他饭了。

  林三真不想走,万一孩子吃饱后,张雪又来了感觉呢?他继续贪婪的看着张雪喂孩子。

  “妹子,你以后可得注意了,要是奶太多了,孩子吃不完,你就挤出来放在奶瓶里,可不能再淤积了。

  ”林三叮嘱道。

  “啊?还会淤积?”“嗯,所以你要注意,这不是病,但是这就像是清理河道一样,堵不住只能疏通。

  再说了要是经常淤积,很容易引发妇科病,可会坏了身体。

  ”林三说的是实话并没有任何虚假,可是经历了涨奶之痛的张雪在知道很有可能再次淤积后,立马害怕起来了,语无伦次的说道。

  “三哥你可别吓我,要是再淤积了,可咋整呀?”“再淤积了你要抓紧说,到时候抓紧去医院处理。

  ”林三叮嘱道。

  “你不是会吗?而且刚才你处理的很好呀。

  ”张雪说着满脸绯红都不敢看林三了。

  “咳咳……”林三干咳着出了房门,他担心再这样交谈下去,他会忍不住。

  累了半天的林三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而后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做梦了,而且做的男人的梦,梦中张雪半躺在床上,摇曳着身姿,冲着他勾手指……接下来几天林三都在等着张雪主动找他,可是一连一周张雪都没有找他,甚至是连面都没有碰到,林三知道那天的事情让她抹不开脸。

  晚上睡觉前林三感叹着到手的桃花运没了,可是就在他属羊数到嘴抽筋的时候,微信突然响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16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12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14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381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03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46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90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