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做愛 動漫,新手必看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我总算是明白了何嫣然熟练的姿势和丰富的手段。

  合着我还以为伤害了人家而内疚,恐怕这女人直接把我当傻子了。

  何嫣然眼睛里奢靡的表情已经不再了,直接推开了我,冷冰冰的走到了水龙头口,漱了下口,离开了。

  装!奶奶的,搞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还不是有了男友还自己出去约的贱人!在学校装久了高洁的白莲花,竟然还真当自己是了!我想起何嫣然和我约在小公园里,和刘峰在小树林里的野战,那一样不是这个女人最疯狂。

  负罪感消失,我看了一眼地上不明的牛奶液体,心里舒畅的走了出去。

  姜雅菲!我脸色突然间的爆红。

  面对着我喜欢的女人,想到刚刚做的那些荒唐事,我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姜雅菲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又跑到了卫生间的(儿童智力故事)门口,看了一眼门牌。

  女厕!姜雅菲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3遍,才一脸绯红的又走了进来。

  我也是尴尬的要死,张了张嘴巴。

  “你……你也来上厕所啊。

  ”刚说完这愚蠢的话,我就后悔了。

  “姜雅菲,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变态,我就是刚刚走错了,被何老师训斥了一顿,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我就低着头进来了,没想到走错了地方,真的不好意思,你——你快去吧。

  我这就走!”我想了想,找了个借口,不然的话,在我女神面前,岂不是形象都毁了。

  姜雅菲扑哧一声就笑了。

  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面巾纸,让我擦擦汗。

  “你不要着急,我没有误会你,其实,我……我有一次也走错过,好在当时男厕所没人。

  ”我头上的汗珠,哪里是急得,是刚刚在小隔间里,爽的。

  不过带着姜雅菲体香的手帕拿过来,我还是小心的接了过来,轻轻的擦了擦,又小心的放回了兜里。

  但是,听到姜雅菲的话,我差一点蹦起来,心里万幸当时姜雅菲没看到什么。

  不然那么多脏东西,岂不是要把我女神吓死过去了。

  我和姜雅菲就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姜雅菲本打算进去,可是却又忽然的转过身来。

  “李贡,你不要灰心,何老师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才会那么说你的,你看你数学就很好,其实语文和英语都需要积累的过程,数学和物理你不学习都可以打到90多,说明你很聪明的。

  老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就是学生,你不能退学,不然长大之后你会后悔的。

  ”姜雅菲似乎怕我听从了何嫣然的话,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一股暖流毫无症状就流淌了进来。

  我何曾被人这么温暖的对待过,我眼神火热的看着姜雅菲,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

  “放心吧,我不会不念的。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着姜雅菲保证到。

  姜雅菲听了也是温婉一笑,便和我拜了拜手,就直接进了卫生间。

  啊!我刚刚转身,走了不到2米的距离,猛然听见了姜雅菲一声大叫,急忙飞奔了回去。

  姜雅菲竟然直接四脚朝天的摔到在了地上,正好正对着棚顶的灯光,露出了一个粉色蕾丝的小**。

  我的心直接就宕机了。

  手足无措的杵在了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姜雅菲腿间神秘的小地带。

  为了美感,姜雅菲甚至都没有穿丝袜,以至于三角洲附近,几根不听话的卷曲的小黑毛从粉色的蕾丝下面钻出来,对着我俏皮的打着招呼。

  我耳根一红,眼睛躲闪的想要避开,却该死的整个人都如同被定住了一样。

  “你……你快来帮我一下,我好像腰扭了。

  ”姜雅菲臊的脸色通红,蚊子一般的对着我小声的哀求。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姜雅菲竟然把裙子都已经褪下来了,所以当我把人扶起来之后,姜雅菲白嫩窈窕的腿上,竟然只有一条**的小**遮挡。

  我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这双洁白无瑕的腿,近在咫尺的璞玉,就在我搓手可及的地方。

  “没事吧,要……要不要我帮你把裙子先提起来。

  ”姜雅菲此刻还在害羞的状态,听闻我的话,整个人慌张的跳了起来,腰上一疼,又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身上。

  将将巴巴地抬起头,整个人娇羞的看着我,手指慌乱的提起裤子。

  “你……你快闭上眼睛。

  ”

“芳菲,你怎么出现在男宿舍区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个稀碎!”一通臭骂,顾芳菲扬长而去,火气冲天,徒留那男同事被骂了个满头雾水。

  待顾芳菲走远后,他这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周围,只有老张屋子里开着门。

  他走到老张屋子里,问:“老张,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顾大乘务长了,你看看把她给气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门来了。

  你是不是牵引飞机的时候她还没下机啊?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这事可大可小的,赶紧去赔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张还是没好心情,直接把他给轰走了,‘砰’的一下闭上门。

  老头吃灰,这男同事郁闷到不行,直嘀咕:“这大早上的,我招谁惹谁了我……”坐在凳子上,点燃一支烟,老张闷头抽着,任青烟袅袅。

  他终于明白顾芳菲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这不是倔强,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就是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

  许墨惦记上了刘楚楚,他也惦记上了刘楚楚,更是在即将发生激情碰撞的瞬间接起了刘楚楚的电话,顾芳菲心里为此别扭的厉害。

  倒也是,任谁光着身子准备奉献一切了,却被轻轻一通电话给打败,都会恼火。

  只是,他当时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着撮合这对好姐妹而已……一根烟抽完,老张依旧愁到不行,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是好了。

  深吸口气,长叹一声,老张起身收拾起了手机残尸。

  还好是款老式诺基亚黑白机,吹吹土擦干净,扣上电池照样用。

  将电话拨给了刘楚楚,然后他在电话里对刘楚楚说,“芳菲都知道了,她现在显得特别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见你,毕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儿。

  你呢,最近也就先别跟她打招呼了,让她缓一缓,毕竟这事对她冲击也挺大的……”婉言将眼下情况美化过后告知刘楚楚,电话那头的刘楚楚特别高兴。

  她不需要顾芳菲的道歉,只希望这个好姐妹不要再误会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随后的时间里,她对老张表示真诚的感激,并邀请中午共进午餐,她请客。

  这种事情老张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馋饭,只馋能跟刘楚楚在一块。

  可这次他拒绝了,“刚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饭了,我想睡会儿。

  ”跟刘楚楚结(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束通话后他确实睡了,也确实是累,但却跟夜班无关。

  对于顾芳菲,他隐隐有些心疼,可更多的还是种纠结。

  左手刘楚楚,右手顾芳菲,他哪个也喜欢,哪个也想要。

  原本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可倒好,竟然还要挑一个,这幸福来的……真凶恶!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老张还没睡醒,敲门声就‘咚咚咚’的急促响起。

  下意识的老张认为是刘楚楚或顾芳菲,毕竟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这俩女人身上。

  可当他急赤白脸的开门后却发现,来人是同城派送员,说是有派件让他接收。

  老张都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同城派送东西,这不是有钱烧的么,不会自己送?签字后接过东西,老张回屋拆开——一部崭新未开箱的手机……手机还没开箱呢,发票飘出来了,某国产手机品牌保时捷设计那款,售价高达15000多元,老张都懵了。

  这是手机?这简直就是块金疙瘩啊!虽然没有留言是谁送的,又为什么送,但老张第一眼看见就猜到了顾芳菲。

  这么贵重的手机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个视频发个微信,他哪需要这么好的手机。

  要不是诺基亚黑白机不能上微信的缘故,他两年多前都不会买那块红黍手机。

  糊弄着洗了把脸,老张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往顾芳菲家去了。

  来到顾芳菲家门前,房门敞开着,屋内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摔打声,还夹杂着两人的对骂,顾芳菲跟许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听,猜也能猜出是因为那个视频的事情。

  老张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屋保护下顾芳菲呢,毕竟吵架中动手是正常的事。

  许墨虽然下面废了,可胳膊腿的还利索呢,打俩顾芳菲富裕。

  可就在这时候,许墨气冲冲的冲出,头还一直扭着对屋里的顾芳菲大骂,骂她是个不守妇道的贱货,骂她对待爱情不忠诚之类的。

  骂的挺狠,火气也挺旺盛,以至于扭着头直至冲进电梯内,都没看到出门时门口有个老张。

  许墨都走了,老张也就没啥可忌讳的了,抱着手机进入了屋内。

  哪成想刚进门的,唰的一个白影就砸了过来,都来不及躲避的,脑门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随即顾芳菲的骂声响起,“你滚,明天咱们就离婚,离婚!!!”老张相当的憋屈,“芳菲,你砸错人了……”“老、老张?!”看着捂着脑袋,手指缝里有鲜血流出的老张,顾芳菲都懵了。

  刚刚出门的不是许墨吗?这怎么放个屁的工夫,就变老张进门了……坐在沙发上,顾芳菲替老张往头上裹着纱布,老张手中还捏着打他的凶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纱照摆架,那摆架的一角还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这下砸的真不轻,边角尖锐顾芳菲又是铆足了力气,一下子就见了红。

  替老张包好纱布后,顾芳菲气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俩手机你就不乐意了,赔你个手机你还赶紧屁颠屁颠的送回来,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该!”说是这么说,可随后她还是紧赶着询问,问伤口还痛不痛,用不用到医院看看。

  那紧张的关怀劲儿,就跟恩爱的小媳妇儿似的。

  老张表示脑袋没事,随即解释起了手机的事情。

  “我不疼手机,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电话是想让你跟楚楚谈个清楚,毕竟你们曾经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还没解释完的,顾芳菲脸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行了,别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亲热,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来干什么?手机我也赔你了,咱俩两清,以后谁也不欠谁。

  你要是觉得头上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赔你一万块钱,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气呼呼的说完,顾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刚起到一半的老张就一把拉住了她,将她给生生拽回沙发上。

  “芳菲,你听我跟你说,楚楚她……”“我跟你说八百万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聋!!!”顾芳菲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有种近乎疯魔的状态。

  老张也是气到不行不行的,当时就一把将顾芳菲掀翻了,更是将她居家的宽松睡裙给扯破,任她胸前傲娇的美好暴露在视线中。

  不过顾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扑了上去,然后二话不说‘吭哧吭哧’就是一顿啃,直啃的顾芳菲当时就魅声迷离,娇吟难止。

  虽然开始时还有所痛骂,但渐渐的就放弃了防抗,一双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张身上肆意摸索着,爱抚着,释放着内心中的疯狂渴求。

  老张也是难受到了极致,双手褪下了顾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裤裤,然后拿手掌肆意地爱抚着,撩拨着,给予顾芳菲强烈的刺激。

  娇息急促中,顾芳菲狠狠咬了老张耳朵一口,羞愤道:“你不是不要吗,老畜生!”这声老畜生,骂的特别狠,但这时候从顾芳菲旖旎的语气中响起,却有种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张根本不恼,他也明白顾芳菲只是欲到深处的深情释放。

  将顾芳菲媚人的娇躯抱起,老张往卧室内走去。

  “小骚货,谁说我不要你,我做梦都梦到好几次跟你干那种事,干到你跪着求我放开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顾芳菲大羞,但同时却也兴奋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过六十大寿!!!”一个西门庆,一个潘金莲,当干柴与烈火交织碰撞在一起时,那必将是一场举事皆惊的大激情。

  大床上,顾芳菲娇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张紧随其后扑上。

  顾芳菲连忙伸手护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儿!”老张还管那些,一把就将顾芳菲白皙的小手给扯开,“戴个鸡毛的帽儿,老子不喜欢跟你这小骚货之间有隔阂,我要狠狠的爱死你!!!”

“啪!”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脸!“你们过份了!”我企图挡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软软的一团,手条件反射地立马给弹了回来。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圆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释道,刚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恶!”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帮我抓住他的手!”林清清赶忙上前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没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声,忙朝后闪。

  “这浑蛋反天了,尽吃豆腐!”楚雪湘愤怒之极,马上一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马上又朝我脸上扇过来,我又把她的左手给抓住了。

  “混蛋,快放开我的手!”楚雪湘双手动弹不得,更是愤怒不已。

  “我不放!”我当时不会傻到放开她的双手,让她来扇我。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楚雪湘开始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弹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随着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顿时沦陷在一片温柔之中,全军覆没,被她彻底吞没了……那种被紧紧地包裹住的滋味实在太爽了,让我浑身一颤。

  楚雪湘也是浑身一颤,瞬间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林清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清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林清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林清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林清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你俩够了,继文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陈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林清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林清清说:“我们知道了。

  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

  林清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张小北,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

  ”林清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问。

  “谁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湿了。

  ”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林清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陈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林清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陈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林清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

  ”林清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林清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林清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林清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

  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陈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林清清瞪着陈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听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1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65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38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20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6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69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02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