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小 章魚 使用,新手必看

朦朦胧胧中,高仇虎只感觉有个白色的影子朝自己靠近。

  他想睁开眼睛,但不管他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

  而那道白色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虽然高仇虎的眼睛不能睁开,但他却看清楚了那道白影,原来是一只雪白的狐狸。

  狐狸全身都是雪白一片,没有一根杂毛,蹲坐在高仇虎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他。

  没错,那只狐狸是在笑,高仇虎绝对没有看错,狐狸的表情和人类简直没有一丝的区别。

  “高仇虎,你我曾有一段善缘,如今见你落难于此,我是特意来帮助你的。

  ”悦耳的声音从狐狸的嘴中飘出,这让高仇虎更加惊讶。

  狐狸居然会说话,也只有传说中的狐仙有这等本事,难道自己面前就是一个修炼有成的狐仙?不对呀,据说狐狸修成仙身之后便可脱离兽型,化为人态,如果眼前的狐狸已经修成了仙身,那应该变成人才对呀。

  “不必惊讶,你眼前的小狐狸乃是我的孙女,她还不能化成人形,只是帮我传话而已。

  ”仿佛是看穿了高仇虎的想法,小狐狸又继续说道。

  “高仇虎,你我有善缘,今日我便赠你一枚灵丹,可脱你今日之苦,待你身体恢复,便下山去吧。

  ”这时高仇虎才看到小狐狸身前放着一个盒子,而小狐狸见他看到了盒子,便用它的前爪将盒子打开,盒子中顿时便放出绿色的光芒。

  光芒散去,盒子里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静静的躺在那里。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高仇虎将丹丸拿起来,想也不想就塞到了嘴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他才不担心那是不是毒药。

  现在的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一死。

  丹丸进了高仇虎的嘴中顿时就化作一道清气钻入他的喉咙,清气入体,高仇虎顿时就感觉身体里面暖烘烘的,本来疼痛不已的身体也不在疼痛了,说不出来的舒服。

  “此丹药乃是我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淬炼而成,我早就预知你有今日之难,所以才会练这枚丹药。

  此丹药不仅能修复你的身体且有强身壮阳之功,望你日后谨慎做人,莫要惹些祸事上身,切记切记。

  ”“哦?还有壮阳的效果。

  ”听到狐仙的话高仇虎不由得喜上心头,他的家伙本来就大,再有壮阳的(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功效那他岂不是能更让女人欲仙欲死。

  想到这里高仇虎不由得笑出了声,睁开眼睛一看,天都已经亮了。

  看着眼前空无一片高仇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原来那是他昨晚做的梦,还以为真有狐仙给他送丹药呢。

  不过很快高仇虎便是惊奇不已,因为他身上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从地上跳起高仇虎活动了一下手脚,完全跟健康人一样,而且比原来也灵活了许多。

  高仇虎甚至相信,要是再遇到冯大壮他们几个,他肯定会直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高仇虎胡上又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狐仙?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夜之间全好了不说,并且身体比以前还强壮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狐仙了。

  “多谢狐仙相救,若是日后狐仙有事需要我高仇虎办,我高仇虎一定全力以赴。

  ”朝各个方向都拜了一拜,高仇虎便起身下山。

  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他绝对不能让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而且冯大壮他们昨晚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想到此处高仇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急急忙忙回了村子。

  一进了村子他就直奔春杏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春杏已经去了冯大壮的家,那他就去县城,就算是抢也得把春杏给抢回来。

  一进了春杏家,高仇虎就看到吴继成和胡大贵坐在院子里,两人都叼着烟卷,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而两人一见高仇虎,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昨天高仇虎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俩是见到的,没想到只是一天工夫高仇虎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吴继成家里。

  而且看高仇虎的样子不仅没事,身体好像还强壮了不少。

  刚刚两人还在担心高仇虎会不会死在山上,正商量着要不要上山看看,没想到高仇虎自己却跑了回来。

  “那个……虎子,你没事?”有些狐疑的看着高仇虎,吴继成实在是不敢相信,高仇虎就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我没事,春杏呢?”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吴继成,高仇虎直接就问春杏。

  听到高仇虎问春杏,吴继成不由得叹了口气。

  春杏从昨天回家就一直大吵大闹,就跟疯了一样,刚刚睡下没多长时间。

  现在吴继成是有些后悔,不应该逼着春杏嫁人,要是真把春杏给逼疯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呀。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

  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

  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虎子哥,你别走……”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

  ”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

  ”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

  ”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

  ”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

  ”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

  ”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

  ”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

  ”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

  ”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

  ”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高仇虎见春杏来了,就信誓旦旦说道:“叔,现在事情已经明白了,你给说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吴继成的鼻子喷着气,他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嘴唇直打哆嗦,说道:“我懒得管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这让我咋跟冯大壮交代呢?”这会儿春杏妈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锅铲,她在厨房里什么都听见了,对于春杏和高仇虎的事,她还是心里默许的,看见吴继成气愤不已,就劝说道:“孩子爹,现在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俩孩子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住嘴,你知道个啥?我能答应,那冯大壮能答应不?”吴继成急的来回走来走去的,看看春杏又看看高仇虎,气哼哼的接着说道:“那冯大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人家可是县城里的老板,手里有人,而且还给了钱了,你以为这是买卖东西,可以随便退的?”春杏经过了这次变故,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离开高仇虎了,她上前很坚决的说道:“爹,俺看你不是怕冯大壮,你就是想钱,你把俺当什么了?我这辈子就非虎子哥不嫁了,你看着办。

  ”吴继成看着春杏这么坚决,又加上这两天她又哭又闹的,看样子她对高仇虎是死心塌地了,他不免心软下来,就说道:“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只要虎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成全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不准你们俩见面了。

  ”高仇虎听后也是涌起一股雄心壮志,为了能够和春杏在一起,他豪情盖天的拍着胸脯说道:“俺就答应,这段时间去赚钱,你说话可是要算数。

  ”“你先赚到钱再说吧,春杏你先回去。

  ”吴继成说着就拉着春杏往屋里走,春杏回头满怀期望的看着高仇虎,知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这样办了。

  高仇虎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的赚钱,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回去锁了门,就往县城里去,他一路上想过了,现在吴继成算是勉强松了口,但是他依然想着钱呢,高仇虎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男人,没钱没实力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呢,所以这事也怨不得吴继成,毕竟他也算是为春杏着想。

  

我迅速开启魔力,拉住柯莉躲着石块向上飞去。

  《宠婚日常[娱乐圈]》那肯定也不是叫我。

  秦钦立刻就跑的没影了。

  那我就代表我其他的三位室友提前在这里对班导您说句多谢款待了。

  纵欲骋情txt百度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向其他人展现了他的热情,相信别人也会对他主动点了吧。

   诶?你要洗澡吗?在这样一间小屋子里,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可是适合做的事情呢?《宠婚日常[娱乐圈]》凌风听完心花怒放,但他外表保持着镇静,只是点头:好的好的!你回去吧!你应该很想回到(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江智靖身边吧!回到病房的林洛洛一进门就听见齐妤玖的说话声,林洛洛向齐妤玖看去发现她依旧闭着眼睛,是啊!她还是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之前应该有吩咐过不要走太远,六点前要回来,那么子陵可以告诉我现在是跑到哪里去了吗?该不会是正在阻止外星人入侵地球吧?然后在天空中的沙耶机甲上变换出八门炮台,开始一齐向艾莉丝身边被冰霜冻住的特拉斯开火。

  《宠婚日常[娱乐圈]》晚上,苏晴坐在书桌前,百无聊赖地转着笔,今天语文老师跟她说的那篇作文,一直没有灵感,作业也没有写多少,她心里烦躁,就去冰箱里面拿了杯可乐来喝,可乐有些冰,她喝了几口就放下了。

  突然见到正在发呆的程清歌,吴家昊也愣了一下,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居然还有点脸红。

  开场典礼结束,开始了各项报名,此时此刻的会场上纷乱如麻。

  陆意这孩子,终于认识到数学的魅力了么。

  我……我减肥,嗯嗯,就是这样。

  乖巧递过,还好那些视频自己早都删掉了。

  突然有人在我的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回过头来的时候,原来是小姐!他四处打量着监控室的结构,确定这个地方的安全性时,便从衣服里拿出一块发着亮光的石头。

  纵欲骋情txt百度晃晃悠悠的,我回到了宿舍,这里的宿舍都是一人一间的,吃过晚饭后几乎就不在会有什么太多的交流,嘛,这不就是生活的原貌吗?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天花板上的灯散发出银白的光芒,除了我的脚步声再没有任何的声响,我推开宿舍的门,风迎面吹来。

  你的那个呢?贾逡问。

  《宠婚日常[娱乐圈]》不过即使是在如此清静淡雅、堪比仙境的洞天,我依然心乱如麻,片刻不得安宁。

  而天野紫泉则又露出了她那温柔的微笑。

  在这期间里,林玥已经完全从原来的宿舍里搬了出来,搬的时候李敏和楚梦也都看见了。

  酷酷的夏天,伴随着高温,华丽丽的降临到了地表。

  那么,吃完了的话,要打起精神来噢,不然的话,就立马吐出来还我!

“行了,人家是上帝,你这是干什么呢?不过你今天干的真不错,回头再表扬你!”将售车小姐给拉开,销售经理亲自替赵权填写合同,更是始终笑脸陪着。

  店里其他的售车小姐,这会儿都一个个的吃了懵壁丸,懵壁到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刚才劝说不用搭理装壁犯的那位,这会儿更是羞的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那个赵权哪是上帝,简直就是神豪,说掏钱就掏钱,连问都不带问的。

  她差点害人没卖出车去,心里很不得劲儿,不过还夹杂着些艳羡嫉妒。

  这样的神豪客户,她怎么就没接待上呢,真是的。

  心里想着这个,她都有上去拿身子在人身上磨蹭的念头了,毕竟那个神豪不光有钱,还那么帅,这要是能贴上……只不过她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看到神豪旁边的韩璐,她心里顿时凉透了气。

  她跟人家,除了都穿着肉色丝袜和上厕所都需要蹲下外,再也没有了共通点,没法比。

  而这时候,在不知不觉中被比较的韩璐才刚刚回过神来。

  她诧异地望着赵权,“你、你真买了啊?”赵权点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买了啊,觉得你开着应该挺酷的,所以就买来送你了。

  而且你是公司老总,有辆能配得上身份的车,也是给咱公司长脸不是?”韩璐懵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可是我不会开啊,这车看起来跟平常那些车不太一样,按钮太多了,我、我真不会开。

  而且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赵权却是轻松的摆摆手,“没你想的那么难开,稍后我教你就行了。

  而且这车也不能全算你送你的,假如有一天你要是不在公司干了,那我就把这车收回。

  ”韩璐心里明白,这只是赵权换了个说法而已。

  她一手创建的公司,是她自己的心血,她怎么可能不在公司干了。

  这点她清楚,赵权同样清楚,所以这车根本就是送给她的。

  可这么重的礼物,她真觉得不可以收,“赵权,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不能……”“她不能收,韩璐不能收!”韩璐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呢,不远处就有急赤白脸的喊叫声响起。

  随后韩璐就发现,孙晓芸甩开黄小山胳膊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这车韩璐根本就不能收,这车是赔给黄小山的,刚才在公司里都说好了,你得买车赔给黄小山!”韩璐虽想谢绝赵权的好意,但她却不想被孙晓芸这个厚脸皮的女人给趁机捡便宜。

  “赔给黄小山?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大家可都听的清清楚楚,黄副总说的是赵权能买得起同等价值的车就行,他可没说买辆车赔给黄小山。

  孙晓芸,你想钱想疯了吧你?!”孙晓芸一愣,这才记起在办公室的时候,黄政德好像真是这么说的。

  可她还是不想相信,更不想眼睁睁看着原本该属于她的奥迪R8被韩璐给开走。

  于是她扭头望向黄小山,望向了黄政德。

  黄小山收到孙晓芸的眼神,大声喊道:“没错,他在办公室里说的就是赔给我!”话刚喊完,黄政德‘啪’的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上了。

  随即他气愤的低声说道:“你是傻子吗?即便耍赖你也得有证据,连证据都没有,你凭什么耍赖说人家要把车赔给你,说话不经脑子的玩意儿!”不得不说,黄政德还是有脑子的,没有跟黄小山和孙晓芸那样见钱眼开。

  钱,他也喜欢,但他活的久所以想的也更多。

  今天这钱摆明是赵权自己出的,韩璐即便想垫付都没钱。

  而且通过这事他也看出来了,公司那一千万投资合同九成是真的。

  既然合同是真的,那么赵权大股东的身份自然也是真的。

  一个大股东想把他这不占股的副总给踢出去,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他现在要想的不是怎么赚便宜,而是赶紧止损!这边黄政德还在想着止损的办法,那边孙晓芸又出了新的花招。

  “不对,这车是我的,不能给你。

  你韩璐只不过是个骚货,我孙晓芸才是原配。

  我们今早刚刚离的婚,按说这钱就是婚前财产,婚前财产他必须分一半给我!”韩璐都气笑了,她见过无耻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只是不等她说些什么的,赵权就将她给护到身后,随即朝孙晓芸走去。

  在朝孙晓芸那走的时候,赵权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正是昨晚给孙晓芸那个。

  “我昨晚要给你,但你不收,你嫌弃怕脏了你的手,你嫌弃上面有我汗水的酸臭味儿。

  ”“这会儿你不嫌弃了,又想要了?但是你记不记得上午在民政局离婚窗口那儿你怎么说的,你说什么东西都不要,而且是颐指气使的摒弃给我,这点登记员可以证明。

  ”“孙晓芸,我给过你机会,而且从昨晚到今早是三番两次的给你机会,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吗?我想,不用我提醒当时你是多么绝情吧?”“我可记得你还跟我说过,你凭什么放着浪漫的烛光晚餐不吃,来端我这饭剩饭,还是馊了的。

  这话,你还能记得清楚吗?”“假如你能记得清楚,那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动力,让你这会儿死盯着这点钱不放。

  是你的贪婪,你的不知足,还是你的厚颜无耻无耻和死不要脸!”赵权一步一句的逼问着,孙晓芸则脸色苍白的接连倒退着。

  直退到那辆白色的、跟黄小山那辆癞蛤蟆同款的奥迪TT那儿时,她无路可退了。

  看到这辆奥迪TT,再看看韩璐旁边那辆奥迪R8,孙晓芸瘫软着身子跪坐在地上。

  这会儿她眼泪哗哗的流,看起来要多懊悔有多懊悔。

  “老公,我错了,我错了……”眼泪是真的,想起舍弃R8投入到TT的座舱里,孙晓芸就感觉特别的悔恨。

  她甚至还能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得意的跟赵权炫耀着,鄙视赵权这辈子都没机会感受下奥迪的真皮座椅。

  直至这会儿她突然明白了,人家不是没机会感受,只是不稀的去感受。

  想起这些,她眼泪扑簌簌的就更厉害了,口中更是不停喊着老公。

  她希望能够靠这种往昔的温暖回忆,来唤回属于她的富贵生活。

  但孙晓芸的这点心思,赵权却看到透透的,所以他愈发的失望,以及鄙夷。

  “不,孙晓芸,你没错,错的是我,是我眼瞎,看上一个为了辆奥迪TT就能跑的女人。

  ”韩璐听明白了,销售经理听明白了,那个幸运的售车小姐也听明白了。

  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赵权为孙晓芸放弃了很多,但孙晓芸却因为一辆奥迪TT背叛了他,在今天早上骄傲的离婚,并且十分得意的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真是活该,在人穷的时候把人一脚踹开,这会儿见人有钱了又想投怀送抱,恶心!”“几分钟前还竭尽所能的嘲笑着呢,这会儿看到人眼都不眨就把两百多万的车买下来了,又腆着张脸口口声声的喊老公,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可真是个贱货,丢破烂堆里都显不出你半点价值来,你这(性插故事)样的垃圾怎么不去死?!”众人纷纷斥责着,可谓是恶评如潮,几乎要把孙晓芸给彻底淹没。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35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42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122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384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23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496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301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136.html